当前位置:首页 > 男女平等基本国策
韩国女性法律地位的提高及实现程度
时间: 2015-06-09 15:35:00 来源:

《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发布20年来,包括韩国在内的世界各国为提高女性的法律地位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是,所有国家的实现程度都未如人意。

本文将介绍1995年之后韩国的男女平等、女性福祉及女性权益在法律上的进步情况,同时探讨韩国女性的法律地位实际实现程度。特别强调的是,现今韩国女性法律地位的提高和男女平等权的保障是韩国女性积极争取与韩国政府政策规划相融合的结果。

韩国女性法律地位的提高

1995年后,为了提高女性的法律地位,韩国制定或者修订了一系列的法律。 如果单从法律的制定或者修订上看,韩国在世界范围内属于法律上男女平等、女性权益得到很好保障的国家之一。

其一,从《女性发展基本法》(1995)全面修订为《男女平等基本法》(2014)。《男女平等基本法》跨越女性平等权范围,新设了男女平等条款,规定了国家及地方自治团体性别主流化措施的义务,制定了性别影响分析评价、性别识别预算、性别识别统计、国家性别平等指数的制作与公布等的依据规定。

其二,修订《国籍法》(1997),保障已婚女性的独立的国籍选择权;修订《民法》,妇女界开展了持续性法律修订运动,以谋求女性法律地位的提高。在1995年以后的民法修订中,2005年废除户主制度的修订具有最大的意义。因为根据户主制度的规定,由男性传宗接代,所以,根本上助长了韩国社会的男女差别意识;制定《国家财政法》(2006);《男女雇用平等法》(1987)修订为《关于男女雇用平等和支持兼顾事业家庭的法律》(2007);制定《性别影响分析评价法》(2011)等。

其三,制定了促进男女平等的各种措施法:《公职选举法》中的女性公选配额制(2002)、《公务员聘用考试令》中的男女平等聘任目标制(2003)、《教育公务员法》中的国立公立大学男女平等雇用措施(2003)、大学人事委员会的女性参与配额制(2003)、《关于女性科技人员的培养及扶持的法律》(2002)、《女性农渔业人员培养法》(2001)、《经历中断女性等的经济活动促进法》(2008)、《关于扶持女性企业的法律》(1999)。

其四,制定了实质上保护女性权益的法律:《国家人权委员会法》(2001)、《关于性暴力犯罪处罚等的特别法》(2012年全部修订)、《关于性暴力防治及受害人保护等的法律》(2010)、《关于家庭暴力犯罪处罚等的特别法》(1997)等法律,因为多数受害人是女性,所以,可以称其为实质上是保护女性权益的相关法律。

其五, 还将原来有利于女性的规定修订为男女平等的法律:《所得税法》中规定,扶养家庭成员中,直系尊亲属的年龄规定为男60岁以上、女55岁以上。2008年将上述被扶养尊亲属的年龄修订,统一规定男女均为60岁,消除了男女差别;《产业灾害补偿保险法试行令》中,原来规定女性的灾害补偿等级比男性高,经2002年修订,消除了男女差别;等等。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韩国女性的法律地位可以视为已经达到了先进国家水平,但是,韩国现行法上仍有两性不平等的规定。例如,《关于公务员津贴等的规定》第10条规定:被扶养人的直系尊亲属作为家庭成员补助金支付对象,其年龄规定因性别不同而不同;《兵役法》第3条规定:征集对象限定为男性。

韩国女性的实际地位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韩国女性的地位并未达到法律所保障的平等水平。根据确定男女平等顺位的性别识别指数考察韩国女性平等指数的结果显示,韩国女性的法律地位和实际地位差距悬殊。

韩国的性别赋权指数(GEM)为:在135个国家中占第108位(2012)。男女平等指数(GDI)为:在148个国家中占第85位(2013)。性别不平等指数(GII)为:在152个国家中占第17位(2013)。玻璃天花板指数(GCI)为:最末位(2015),连续三年最末位。

作为大学校长,笔者对反映韩国实际男女平等指数的范例——韩国大学校长的性别比例进行了分析研究。2014年,在韩国设有研究生院的202所四年制大学中,女校长只有14名(6.9%)。而14所大学女校长中10名(71.4%)是由创办者本人、或者是创办者的女儿、配偶等关系人担任,4位女校长是该校毕业生。

在未设置研究生院的139所大专院校中有22名(15.8%)女校长。其中16位(72.7%)是创办者的妻子、女儿或儿媳等相关人。大专院校的女校长比一般大学女校长多,是因为上述大学中5所护理大学和保健大学的校长由该校护理专业的教授担任。首尔地区9所大专院校及全国女子大专院校中只有一名女校长(笔者本人)。韩国46所国立公立大学中1个女校长都没有。

总之,在韩国341所大学中,女校长有36名(10.5%)。女校长主要是护理大学的护理学专业的校长或者大学创办者的配偶、女儿或媳妇等关系人,此外几乎没有女校长。

实现现实平等还需努力

在全球化时代背景下考察世界各国女性地位的结果显示,如今各国女性在法律上和实际生活上仍处于不平等的社会地位。为了消除男女两性的社会不平等,笔者认为首要的任务就是废除法律上、制度上的差别,制定保障平等权利的法律。但是,我们应当认识到,即使废除了法律上的差别,男女平等的社会也不可能立即实现。韩国的现实就是很好的例子。

笔者认为,要实现实质上的平等,重要的是改变过去关于男女作用和性别分工的支配性意识以及习惯等社会认识。各国政府为实现男女平等应做出法律和政策性努力。为实现女性主流化,应创造可行的现实性条件,培养女性专业人才,支援弱势女性的终生教育、健康、生活等,保障女性权益。为了实现能够充分发挥女性能动性的女性时代,实现女性主流化的幸福时代,应开发新的政策课题和推出一系列实践性行动。

保障女性的平等权利,并不意味着强求让能力不足的女性成为国会议员或大企业高管。为了发掘有领导力和资质的女性,需要由政府促进变革性政策的制定。但是,为了享有平等权利,女性自身也需要不断地启发自己。

    女性是半边天,女性的幸福就是人类的幸福。世界各国应更加积极地促进男女平等的实现。同时,与各国政府的努力相并行,应切实构筑世界女性网络。

责任编辑: 省妇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关于网站
吉林省妇女联合会主办 吉林省政府公众信息服务中心承办
技术支持:长春吉大正元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